含山县被掐脖查补课教师回应:通告部分内容不实,早前未被要求停课

含山县被掐脖查补课教师回应:通告部分内容不实,早前未被要求停课

8月6日晚,安徽含山县被掐脖补课班教师吴鸣(化名),对含山县防疫指挥部的通告做出了回应。

他认为,通告部分内容与事实不符。

含山县防疫指挥部在通告中称,8月5日上午10时,社区工作人员就曾到达学校责令关停补课班,吴鸣当场承诺关闭。

吴鸣告诉武汉晨报记者,在5日上午,他没有与任何社区工作人员有过见面、沟通,也没有做过停课的承诺。

含山县防疫指挥部在通告中称,下午2点再次得知补课班还在营业,公安和防疫人员到场,在其中一个教室门口敲门10分钟拒不开门,不得已破门而入。

吴鸣表示,前来的防疫人员敲大约十次门,大概一分钟左右,并不是通告中的十分钟。

此外,通告中的30名学生人数也被吴鸣质疑。他说,被破门的班级共18人,在隔壁班级有5名学生与一名助教,学校合计23人,没有通告说的30人之多。

他早前告诉武汉晨报记者,事发于5日下午3点,他正在向初一学生教授英语,踹门而入者是社区防疫人员。

一名肩章带有“防疫”字样的男子对他掐脖控制,随后被拉出教室进行了训诫,并且拍下了身份证件照片。

吴鸣表示,他被训诫的主要原因是自己在疫情防控期间“顶风作案”。近日因疫情防控要求,含山县所有教培机构、网吧、酒吧等场所暂停营业。

但受近两年疫情影响,补课班收入并不好,亏损严重,目前吴鸣在外有负债,其中网贷和信用卡这个月马上要到期却还不上。

8月6日,含山县发布公告,称经调查,该场所无办学许可证,且严重违反含山县疫情期间暂停校外培训机构线下培训的相关规定,已责令其立即关闭并接受处理。

对执法过程中个别工作人员执法方式简单、急躁、不规范的问题,我们将认真对待,严肃处理。

对此,央视网发文评论称,基层工作难、任务多,执法人员累,有时甚至很委屈,这一点大多数人都理解。但法理之外,还有人心。一面霹雳手段惩治错的,一面菩萨心肠保护弱的,才是法治的温度。尽管很难,却是执法者永恒的功课。

(原题为《被掐脖查补课教师:通告部分内容与事实不符,早前未被见面要求停课》)